澧水公司/ 凯时下载的文化/ 文学艺苑/正文内容

湖南澧水流域水利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-凯时国际官网app下载

尊敬的领导、家属朋友们:

 

大家上午好!

今天,我作为澧水公司外派干部的家属代表在此发言,深感荣幸;非常感谢各位领导给我这个机会,和大家说说心里话。

首先,从我的家庭和工作说起吧。

我跟许志宏成家是在1993年,当时他正在从事江垭水库的工程建设,我在慈利县工作,虽然相隔不远,但也只能一个月有四天的时间在一起,当时年轻的我们还没觉得两地分居有什么不好。随着孩子的出生,生活中的困难渐渐地显露出来,我一个人既要上班又要带孩子,特别是孩子三天两头地感冒发烧,经常一个人深更半夜抱着孩子去医院打针,那时县里的交通很不方便,晚上根本找不到车,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敲别人家的门,请别人用摩的送我们到医院,那时真是又急又累,真正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,也感受到了两地分居的许多弊端。

2000年,丈夫又转移到皂市工地,孩子也到了上学的年龄,为了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,也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,我做了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定,放弃了我在慈利县电力公司的工作(这份工作在县里还是算不错的),随丈夫定居到长沙;但依然是两地分居,照顾孩子的重任依然在我一个人身上。

时间到了2008年底,皂市工程已接近尾声,我想像着,我们一家终于可以团聚了;但计划不如变化,丈夫接受公司安排又要去河南搞南水北调项目。这一去就是四年了,四年来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靠不上他,我一个人撑起这个家,承受着太多的辛酸和无奈,现在儿子已经上高三了,在他成长最重要的阶段,父亲却不能回来陪伴他。今年11月份,我生病住院,在我住院几天后,丈夫才请假回来照顾我,我说你回工地吧,我不能拖你的后腿。临走前,他对我说:我每次出差都像是要偷偷出去打牌一样,总感到有愧,心里很不舒服。丈夫就这样一次一次怀着对家人的愧疚和不安踏上北去的列车。

丈夫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,对于这个家,他虽然没有尽到力,但是他尽心了;我想我做妻子的还做得不够,我应该让他安心地工作,不为家事拖累。这么多年来他实在不容易,特别是搞南水北调的这几年,不知承受着多大的压力,人显得老了,背驼了,头发白了,身体跨了。每当想起这些,我都感到无比地心痛。

生活和工作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压力和烦恼,但成绩也给我们带来了喜悦。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丈夫的工作很出色,自接任项目经理以来,他们这个标段已得到南水北调领导数次的表扬,每当这个时候,他就会第一个告诉我,让我跟他一起分享他的喜悦,我想,这也许就是对我们一家付出的最好回报吧。当然,他也挨过批评,但他从不告诉我。

接下来,我谈一下幸福和人生。

在同事的眼中,我算是一个幸福的女人。的确,一个爱我的丈夫,一个比较懂事的儿子,丈夫在事业上有上进心,经济上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,享受着公司分配的福利房,虽然不富有,但对我而言可以了,这些足以让我感到幸福了。人的幸福感可能与家庭教育有关系,我爸是五十年代的清华大学生,在别人看来是很值得羡慕的,后来为了照顾家庭调到慈利县这样一个小地方工作,一直过着平淡的生活,可他从来没有不满足,总是快快乐乐的,他经常跟我们讲,人一生只要快乐的生活就是最幸福的。因此,我从不跟别人攀比,容易满足。在平时的生活中,我常常告诫自己,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支持丈夫的工作,当好“贤内助”。

现在的网络、电视、报刊经常有当官的落马的报道,大部分都是贪财后包养情妇的,最后也只落个家破人亡,没一个有好下场的。我也常常提醒丈夫在工作中要清正廉洁,不该要的不要,不该拿的不拿,反正家里不缺衣少食,我只要踏踏实实过日子,对他当官和钱多少都不要求,只要他平时把技术学好就可以了。

在不久前,我阅读了《创建廉洁家庭—家庭助廉教育读本》一书后,更坚定了我做一名好妻子、做一名“监督员”、做一名名副其实的“贤内助”的信心。

我的发言完毕,谢谢大家!